• 当前位置: 首页 动作片 催眠校花

    催眠校花

    5.6分 34次评分
    咪乐|直播|app|官方下载地址苹果 2016年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快速将优酷送上了超3000万的会员规模高点,与腾讯大王卡及联合多品牌的赠送体验活动也使得腾讯视频会员规模节节攀升。

    分类:动画片 大陆 2021

    主演:栾元晖,葛四,赵冉,李成昊 

    导演:肖央 

    状态:完结

    更新:2021-10-19 16:51:50

    剧情介绍

    在战事之前,乌毒教主遇到付止苏和朗夜遥,她来的路上对朗云决和她的事略有耳闻,对于付止苏换了桃花的事十分不满,对朗夜遥下了毒,“我就是看不惯这么多人宠着你,想要换取解药必须对你之前那个情郎吃忘情散,让他彻底把你忘的干净。”

    此药会使朗云决将有关付止苏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付止苏在临走前将药粉倒入朗云决茶盏之中。

    付止苏将夜城之事办理妥当,朗夜遥顺

    利等位,此时朗夜遥已经不需要为她谋划知晓他事情的人,欲将付止苏铲除。

    “多谢你帮我到这里,我将会踩着你的尸骨登上更高一层。”这是朗夜遥手握实权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付止苏在乌毒教主来找她时隐约感觉到是有人和她连了手,她也曾怀疑过朗夜遥,想到他是她的哥哥,怎样她都不愿意往那一处想,她逃避着,不肯接受这个可能性,但现在这个可能性已经被认证了。

    此时此刻她连一句为什么都说不出。

    “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会对你下狠手,你这么聪明不防猜一猜。是因为你能光明正大的说出你是付家人,而我只能假装成另一个身份卑微的活着而嫉妒你,还是怕有朝一日你会为了朗云决背叛我?”

    “你不是他。”

    朗夜遥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哈哈,真没想到居然被你猜对了。没错,我不是你的哥哥,当初我娘为了我能得到付家的支持,假意生女换子,她在皇宫之中,你们付家能力再大也做不了什么出格的事,再加上为了避免我有性命之忧,你们只能按兵不动保护着,如果我母亲有个三长两短,我必失宠,受排挤没人护着,这样在宫中日子不好过。一切都按照我们所想的发展,只是令我们没想到的是,你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有用,没想到你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以至于我什么都不做现在就可坐拥江山。真是要多谢你啊,阿苏。现在朗云决忘了你,你也没了靠山,你现在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在哪?”

    “已经杀了,没必要留活口,留着难道让你们起疑等着被你们发现吗?”

    付止苏不记得他是怎样杀出重围的,她骑于马上,漫无目的任凭它向前奔跑,没有目的地,无论将她带到什么地方她都无所谓,她像是失去灵魂的空壳,一只心死无家可归的羔羊。

    缰绳没有被持,马上之人只是趴在马背上,双手抱紧,寻求唯一的温暖。

    就这样一直跑下去吧,无边无由,即使到了悬崖峭壁也没关系,即使被半路甩出也没关系。

    毕竟是云城兵营中的马匹,它认得回家的路,或许它隐约知道只有那个人才能抚平她内心的伤痛。

    几天的奔跑,马终于在兵营门口停了下来,几天滴水未尽的付止苏两眼一黑身子一软向地上倒下。

    门口守卫的士兵见状立刻去搀扶,付止苏被扶起身后一语不发一动不动,士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柄长剑冷光一闪横立于付止苏脖颈,那人持剑脸色冰冷眸色寒光闪现,“何人?”

    付止苏依旧毫无反应,此时几个人齐齐跑了过来,见到是付止苏便松了口气,但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大家都看出是谁怎么二皇子却毫无反应迟迟没有收剑。

    阿魏见朗云决持剑架在付止苏脖子上,立刻跑上前去,刚要说话,朗云决甩袖剑锋一挑直直刺中付止苏,还好阿魏动作迅速拉了过来,虽然避开要害,还是刺伤了肩膀,众人皆是一惊。

    “二皇子,您这是为何?”

    朗云决冷声道,“夜半三更擅私闯军营,理应处死。”

    “她又不是细作。”

    “问他话不答不应留着何用?”

    众人不知是何情况,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这两个人是吵架了?也不至于这么狠取人性命吧?谁也不敢开口去问。

    阿魏上前一句,“误会,是自己人。”

    朗云决上下打量付止苏,又看了看马,还有马足。

    “的确是云城的叱云马,而且是军营里的,但是此人风尘仆仆,看马足和马的疲惫之态应是连夜赶路长途跋涉而来,究竟从何处而来,为何而来他只字未提。这样的人也是自己人?去,搜他的身,看看他有没有带什么暗器。”

    阿魏自知怎么说也没用,抱拳拱手道,“治伤要紧。”

    朗云决懒得多言,“既然不搜就直接赐死军法处置,无论是否出于公事外出他拒无汇报,目无法纪,杀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看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可是突然这是怎么了又是刺剑又是杀人。

    阿魏本想解释,想起当初因朗云决失忆阿魏提及付止苏,说如果没有遇到她可能二皇子一直都是如此冷冰冰的,朗云决却道,“这个人既然不存在我的记忆当中但今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成大事者怎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有所牵绊,如果说我曾经因为他改变了性子那更是没有她存在的必要,倘若下次见到,我必杀之。”

    阿魏吞了吞口水替付止苏捏一把汗,看着付止苏只好道,“搜身这事还是只能由二皇子您亲自代劳,我们……不敢也不行。”

    “这是何意?”

    “我们……搜的不清楚怕有遗漏,反倒、反倒是麻烦,所以还是二皇子您亲自来吧。”

    朗云决看向别人,看到哪,哪里皆低下头默不作声。

    朗云决看着付止苏,眼前之人怎么是这么一副表情,说他死了我都信。

    他伸手从头到肩膀正在搜查,几个人没有说话没有商量动作到是一直齐齐的转过身去。

    怎么我搜身你们也不看转过去是什么意思,怕搜查有遗漏你们到是学啊,朗云决虽然这么想但也懒得废话,手也并没有因为付止苏的伤势动作变轻。

    手从胳膊回到肩膀,再向下,感觉哪里不对,看着付止苏依然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样子皱了皱眉,手放在腰部测了测,毫无发现,避开所有有别的部位,从腿到靴,由于有的地方不能搜,朗云决只能双手握住肩膀和腋下将她提起,上下晃动三次,确定没有震动的声音也没有东西掉出。

    大家听到搜索的声音停止才小心的转过身来,动作也是出奇的整齐。

    “非兵非将不可留。”朗云决冷言道。

    “把她丢在外面不闻不问她会死的,二皇子,就留下她吧! ”

    “我说了非兵非将不可留。”

    “兵家之家属可留。”

    “她是何人家属?”

    阿魏在一个大家看不到的角度偷偷指了指自己。

    “你无父无母,也没有妹,孤身一人。”

    阿魏没有办法,小声道,“是我、我妻子我夫人。”

    朗云决冷笑道,“你当我傻,你夫人你会让我搜身?阿魏,你为了护着这个女人诓骗我,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朗云决右手扶剑,阿魏又是一惊。

    “这个人女人就是付止苏吧?我不是说过了下次见到她我必杀之。”

    大家不知何故,但是听得出来有些不对劲,众人齐齐跪下。

    “你们这是做什么,难不成在为她求情?”

    “我们不知道二皇子您为何对付姑娘下如此重的手,但是付姑娘对我们有恩,你若是杀她就先杀我们吧。”

    朗云决皱眉,这个女人是风城的人,为何我们云城的战将如此拥护,这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说她能做到这步,要不就是人善者得民心,要不就是诡计多端算于计谋。

    “你们没看出她是愿意被我杀的吗?你们看她的表情,她一心求死,我这也是帮她完成心愿了。”

    大家看看付止苏面无表情的脸庞读取不出任何只言片语。

    朗云决出手拔剑,阿魏将付止苏护在身后,“二皇子,杀不得啊,如果您恢复了记忆您一定会后悔的。”

    “我若今日不杀她日后才是后悔,此人留不得。再者说,此人两眼无神空洞无物,她想哭自己都哭不出来,她的心早就死了,我杀她是给她解脱,她应当谢我才是。”

    “不可杀,军营有规定,兵将无犯大错不可无辜斩杀。”

    “她是兵还是将?”

    “是兵也是将,可以一敌百也可精算布局。”

    “女子不可为兵不可为将,此为大忌,同样该杀。”

    “她有功,斩将就兵不可杀,如果立过功之人也杀,以后谁还敢为云城拼命,不可寒将士们的心哪!”

    朗云决收回剑,“那就找个军医为她诊治吧。”

    “是,可是二皇子,军营可开药,但是这涂药……还得您亲自来,付姑娘现在已经这样了,她肯定不会给自己上药的。”

    “她不肯自己上药,没有活下去的意志,谁帮也没用。即便伤口痊愈,只要她一心求死结果也是一样,既然一样何必多此一举。”

    “二皇子……”

    “不必多言,准备找块地埋了吧。”说罢朗云决前行头也不回。

    “怎么办啊付姑娘,你这是到底是怎么了,啊对了,夫人,让夫人给您上药。不行,夫人最近病重至今未醒也帮不上忙啊。”

    付止苏身子晃了晃,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带路。”声音嘶哑的不像人发出的声音。

    阿魏听到付止苏终于说话了很是开心,他将付止苏带过去,付止苏走到床边为夫人诊脉,擦了擦手小心翻看夫人的眼睛。

    付止苏指了指自己房间,阿魏心领神会去拿药,不一会就急忙跑回来,看着付止苏拿出两个瓶子放在桌上,将夫人扶起,打开盖子喂了她一粒黑色药丸,又打开一个瓶子取出一颗棕色药丸喂给她,用一杯水服送。

    夫人喝药后不久吐出一口淤血。

    “一会,可醒,勿食野味。”付止苏擦拭夫人的嘴角,嗓子发干,感觉每一声每一字喉咙都磨出了血。

    朗云决睡不着,心中挂念母亲,打算过来看看,刚推开门便看到母亲床前的血,上前查看一把推开付止苏,手指探向鼻息,由于夫人年事已高,近日未食气弱,刚刚吐血已是用尽气力,现在气若游丝忽隐忽现。

    谁也没看清朗云决的动作,回过神他手中的已刺向付止苏,她不躲不避眼睛未眨,只是看着一切的发生,不阻不恼不辩。

    他说的没错,我一心求死,若是死我愿死在你的手里。

    算是弥补,我欠你的何止这一剑、这一命。

    这场牵绊终可了结。

    我不愿再有来世,若生生世世覆辙循环,我宁可从未遇见过你。

    她眼框发酸,始终忍住没有落泪,她不愿见他停手。

    那份心情不是不甘,不是因为被冤,只是种种不舍。

    她清晰的听到剑刺入肉的声音,她没有看自己的伤口,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我始终不能伴你身侧,我始终不能与你相守一生。

    我还是要走在你前面,不能见你子孙围绕,不能见你白发到老。

    但至少,此生你不会再为我而死。

    一切皆是我咎由自取,我这一生自以为可以改变什么为谁争取什么,不过是自作聪明罢了。

    若真的有来生,我希望我们不要再相见,永远,永远……

    付止苏向后倒下,阿魏赶紧扶住,“付姑娘。”

    刚刚朗云决本可直接刺入心脏,看到她的眼睛,他犹豫了,手偏向半寸。

    那是什么看透生死的眼神,一直暗淡无光的眼睛刚刚有了一丝神采,没有幽怨怨怼,那是一种道不清的复杂。

    像是解脱,本以为只有这些,可他读出了更多,绝望、痛苦、亏欠、隐忍、不舍。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能有这些堆积的情绪,这种似老者看透的沧桑,她才十几岁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那眼神好像在和自己道别,在和自己说对不起,为何你被我刺中你却还在对我笑。

    你究竟是何人,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猜你喜欢

    49406

    未来DJ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