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小老婆 > 第二卷:小妈咪 > 林梦,我是不会输的

第二卷:小妈咪 - 林梦,我是不会输的

所属目录:第二卷:小妈咪      发布时间 : 2021-10-19
咪乐|直播|app|下载苹果 CNN报道,周六,美国步枪协会在社交媒体上回应称,这次游行是那些恨枪的富豪和好莱坞名人们精心策划的……他们把孩子们列为摧毁宪法第二修正案计划的一部分,操纵、利用他们,剥夺我们自卫和保护爱人的权利。

  容起铿瞬间恼怒了起来,他觉得江彦诚这样的口吻,像是在侮辱他,侮辱他的智商!他最讨厌的,便是别人质疑他!江彦诚都这么说了,容起铿不可能说他一点没想到这一点,所以,在这事上,他不打算再说。

    “虽然,我们之间以少联系为好。但是必要的时候,我还是觉得联系一下,把话说清楚比较好,这样,彼此之间也不会产生误会!”

    “可以!”江彦诚淡淡应是,耳听着那头容起铿似乎有些迁怒似地提前挂了电话,他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嘲笑。同样是兄弟,但是容起铿很明显是没法和容凌比的。真不知道,那容飞武到底是看中了这个儿子的哪一点,如此地提携他!以前,那容飞武可也是一位厉害角色啊,没想到识人的目光还真是不怎么样!

    算了,管这些做什么!

    他倒是期盼容飞武能够一举把容起铿给推上了那个位置,还逼迫容凌退位,那样他下手也能方便一些!

    “这不可能!”卓依依尖叫,坚决拒绝去相信这个事实。不是说了不会让她出庭的嘛,怎么突然之间,就要求她出庭了呢!

    “大哥,你会不会是弄错了,这怎么可能呢?!”

    容起铿眼里闪过一丝厌恶,谁是这个女人的大哥啊,这个女人也太无耻了!容凌的女人,配叫他一声“大哥”吗?!

    “这事,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容凌找到了很强大的帮手,我们也是无可奈何了。你别担心,只是出庭一下,配给你的保全人员,是一个不会少的!”

    容起铿阴险地把罪过推到了容凌的身上,打着让让这个女人和容凌互斗的主意,反正无论如何,是必须得让容凌出血的!

    卓依依的脸上失去了血色!

    容凌,又是容凌!那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的残酷,她到底跟过他啊,到底现在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啊!可是她忘了,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也忘了,对容凌而言,她也只是跟过,又哪来的特殊!冲着那个男人挑衅、耍计谋,那她绝对是嫌自己的命长了!

    “大哥,伯父现在不忙吧,我想给伯父打个电话!”卓依依焦急地只能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容飞武的身上!

    容起铿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厉喝道:“你这是不相信我吗?!”

    卓依依心头一跳,立刻惊得瞬间大脑空白了一下。她错了,她不该那么说话的,如容起铿这样的上位者,是不会容许被人质疑他的能力的。她本来是不会这样的迟钝和冒失的,毕竟,她曾经在大公司混过,只是这段时间她太得意了,太养尊处优了,自持母凭子贵,就有些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卓依依急于挽救,可是迟了!

    “不必说了,我的决定,便是我父亲的决定。卓依依,你该知道,自从你怀了我们容家的孩子以来,我和我父亲,都是在不遗余力地支持你的!你能安然呆到现在,你应该充满感激!”

    说罢,容起铿迅速离开,犹如一阵飓风一般。

    “等……”等!

    字还在咬在她的嘴里,而容起铿已经离开。卓依依瞧着那大开的门口,突然就觉得心里有了空,又莫名地开始慌。她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要打电话,给大表哥打电话!

    本能的,她去抓手机,可是等那个号码都拨了出去之后,她才慢一拍地醒悟过来,没人接了,大表哥已经离职了。她原本想借助容飞武和媒体的力量,保大表哥从容凌的手里出来;如此,因为大表哥是国家干部的身份,就逼得容凌不得不放人!可是容凌棋高一着,他非但放了人,还把大表哥给安排出了国。那个神通广大的男人,伪造了大表哥有病的文件,到了最后竟然还是以政府的名义,免费资助大表哥去国外看病的!

    这是多么的荣耀!

    不知情的人见了,该多么的羡慕!

    可是谁能知道,大表哥一向身体康健,哪来的重病?!去国外看病,谁又能预料到他会经历什么?!

    卓依依愣愣地看着那闪烁着白光的手机,耳听着那清晰的女声无情地仿佛说着“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请稍后再拨……”,终于,感觉到了悔恨;终于掉下了眼泪!

    可她还是不服输的!

    她既然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就绝对不会后退半步!

    “林梦,我是不会输的,绝对不会输的,我会生下孩子,我会嫁入容家,我会让你脸面全无,我会让你跪着求我,呵呵,等着吧,等着吧……”

    神经质的喃喃,慢慢的充斥满这个房间。

    卓依依出庭了,可是没了容飞武的庇佑,情况对她来说,是相当的不利的。在容凌的运作下,医院方面终于有人站了出来,出示了关于卓依依在最开始送来医院的时候,经过检查一切都正常的报告,此报告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卓依依面对新闻媒体时,说林梦母子害得她差点流产的谎言!

    再者,也并不是说,关系亲密的人,就没这个资格为当事人作证,之前苗青被否定,不过是取决于法官的态度罢了。如今法官只需要秉公办案就好,一切自然也就顺畅了!此外,法官要求当事人描述当天发生的事情,林梦等人的证词基本一致,卓依依却因为没有太多的准备,所以言辞间有些闪烁,倒是显得有些遮遮掩掩的,让人听人忍不住会皱眉头。林梦和她当面对质的时候,卓依依多次回不上话,处于落败的架势。卓依依一看情势不妙,当即以身体不适为理由,要求提前退庭。

    因为她身体特殊,法官只得允了。

    卓依依出来的当下,也受到了新闻媒体一阵镁光灯闪烁的炮轰,新闻记者犹如鸭子呱呱叫的叫声,更是魔音穿耳。虽然有保镖护着她,将她重重包围,可是卓依依还是感到了不耐,对于某些记者的尖锐的提问,是又气又恼,差点现场发飙。强忍着,她戴上了一遭就准备好的墨镜,打算直接坐车走人,可是下台阶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就摔了。因为周围保镖一直在和围上来的记者作战,所以竟然是没有一个人能腾地出手来扶她一把。卓依依一个踉跄,最后竟是一屁股就坐在了法院那高高的阶梯上。刹那间,有热热的东西,滑下了她的腿。卓依依不可置信地低下头去看的时候,就看到有红色的液体,慢慢地将那冰冷的白色台阶给染红!

    卓依依瞪大了眼,那一刻,她只顾张着嘴,忘了去尖叫。熙熙攘攘的吵闹声,也猛地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随后,随着卓依依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喊,“啊——”的一声爆发,那些记者也像是被重新注入了灵魂一般,本能地快速按下了快门键。瞬间,镁光灯闪烁,竟然比之前还要来的密集!那种疯狂的神态,简直犹如嗜血的苍蝇!

    卓依依哭叫、嘶吼,这一次,的确是发自肺腑的了。但可惜,这样的她,落入围观的记者的眼里,只是一个绝对吸引人目光的新闻素材。

    保镖们好不容易推开层层围堵的记者,抱着卓依依大步离开,迅速前往医院急救。法院的高台门口,比卓依依晚了好一会儿出来的林梦,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不由自主地叹息了一声。她会同情此时的卓依依,这只是源于她性格之中的一种很难抹去的善,但是她是绝对不可能因此而原谅卓依依!

    记者见失去了卓依依这个目标,立刻又兴奋地将注意力放到了林梦的身上。

    “林梦,请问你现在心情如何?!”

    “在法庭上,将卓依依逼得无话可回,你是不是觉得特解气?!”

    “对于她刚才的落红,你有什么话想说的?!”

    “你希望那个孩子能保住吗?!”

    层出不穷的问题,让人觉得憎恶。林梦绷着脸,只是冷冷地看着那一个又一个提问的人,直到用冰冷的目光,将那些人一一杀退!

    “我觉得,从事一个职业,就得爱一个职业。可是这些所有的前提就是,你必须得具备基本的职业道德!记住,你们是记者,回去好好想想,你们的本职工作,到底该是什么!”

    记者之间,比较聪慧的,脸色微微变了。比较愚钝的,就觉得自己似乎被冒犯了,口气就变得有些尖锐,不客气地指责道。

    “林梦,你不觉得你的所作所为有些不近人情和咄咄逼人嘛!卓依依是一个孕妇,你却让她挺着个肚子被迫出庭,最后被迫接受你的痛击,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卓依依因此而流了血,或许这个孩子还会保不住,你不觉得自己很残忍吗?!还是,这便是你的手段?!”

    林梦抬起了眼,严厉闪过一丝凌厉!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记者愣了一下!

    “哪个报社的?!”

    那个记者还是有些发蒙。倒是旁边有别的记者,替他报出了报社的名字!

    “好,这位同志,你回去等法院的传票吧,我会为你刚才的大放阙词而起诉你!你可以臆测,任何人都可以臆测,但在你身为了媒体记者之后,你的随意臆测,就已经是一种罪!你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这么公开而气势夺人的污蔑我,定我的刑,这已经给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这,让我无法容忍分!”

    那个记者变了脸,却还是蛮横的哼哧了两声:“你若真有这本事,就别只指针对我一个人。写你的事的记者,可不只是我一个。你可别捡软柿子捏!”

    林梦又冷眼扫了那个人一眼,却是微微一笑道:“放心,我一定会禀告办理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该回敬的,我肯定会回敬的!”

    这淡淡的微笑,仿佛成竹在胸一般,却是比刚才那冷厉还有来的有威慑力。那个记者想了想,摸了摸鼻子,总算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开始灰溜溜地往后退了几步,不打算再说什么了。

    因为此时,这现场,真的是安静的有些吓人!

    林梦想着眼前的这个记者那样先声夺人的污蔑,心里头气的有些发疼。她实在不明白,那个人到底是如何的脑部构造,竟然能想出那样的话来!对于那样的污蔑,她若是不回应,那等着吧,到时候各大媒体肯定会直接就说她心怀叵测,用计害人了!

    她必须现在就得解释,不能拖!

    卓依依能够取信于媒体,不外乎是因为她会装,装作柔弱,装作楚楚可怜,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弱者,总能轻易的取得别人的同情,哪怕她其实不占理,可是大家还是会本能地站在弱者的那一边,为她求饶。

    她本不愿当着媒体人士示弱,流下那怯懦的眼泪。可若是不想自己再度处于劣势,不想儿子这次所受的伤害白白受了,那么,她就该示弱,就该需要在耍手段的时候,耍手段!

    “对于卓依依发生那样的事情——”

    林梦顿了顿,轻唤而略带慨叹的声音如愿以偿地吸引住了记者的注意力。

    “我表示遗憾,也绝对不表示丝毫的庆幸。她是个孕妇,我曾经也是一个孕妇,我和她,还同时女人,我何尝愿意为难她?!她污蔑我在先,最后把这事闹到了在场的诸位的面前,当时我可有争辩过什么?!”

    她抬眼,微微悲伤的目光,环视了周围一圈。在这样的目光之下,大部分的记者都低下了头,竟然有些不敢对视!因为,林梦所说的都是事实!

    “我知道她现在情况特殊,所以哪怕我被污蔑了,那也就罢了,我是真的打算放过她一码的。你们天天臆测,报纸上连番炮轰我,我也只能强忍,因为我实在不愿意去为难一个孕妇。可,我有我誓死要保护的宝贝,她动了我的宝贝,我身为我儿子的妈咪,那我就不得不站出来!”

    记者眼睛一亮,个个双木炯炯有神地重新看向她。因为他们的直觉告诉他,林梦接下来说的,才是他们需要的,才是那种轰动性和爆炸性的!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林梦,我是不会输的,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好讨厌的人!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