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小王子天天向上 bbox撕裂bass后门

创投
顾安看着眼前那红盖头,心里有些酸爽。
  
  这惦记了许久的红盖头,终于有机会给它揭开了。
  
  甚至,此时此刻,他还想皮一下,这红盖头,我不揭了……
  
  心里这般想着,身体还是很诚实的靠前,手掌慢慢接触到那红色纱布。
  
  柔顺的质感从手心传来,顾安轻轻往上一挥。
  
  红盖头底下,是一张病态般白皙的面孔,五官看上去有些僵硬,画着一些淡妆,这妆容,正是当初被献祭给土地爷之前化的。
  
  只不过,对那个时候的女子来说,这最美的一刻,嫁给的却不是心爱的人。
  
  顾安抓着红盖头,默默放到怀中:“秀秀,我们终于在一起了,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你的,现在,我就去找那个家伙,替你报仇,让它鬼都没得做!”
  
  “不过……在之前,你能告诉我,那个家伙的去向吗……”
  
  红衣新娘默默抬起手,轻轻一指。
  
  手指的位置正是顾安的怀中。
  
  和红盖头有关?
  
  顾安立刻取出红盖头,发现上面居然多了一行字!
  
  【古钟】
  
  古钟?
  
  红盖头给出一个古钟的提示是什么意思?
  
  正常人看到这两个字肯定会有这样的疑问。
  
  不过顾安不一样,因为,他刚刚从韩家老宅离开,也从韩阁老嘴里得知了古钟的事情,这个玩意是韩家老祖宗一直传下来的。
  
  而且,韩阁老还给了古钟的位置。
  
  现在红盖头给出的提示就是古钟,是不是意味着这个溜出去的诡异去寻找古钟了?
  
  顾安觉得自己要加快速度了。
  
  古钟到底有什么作用他不知道,但是起码不能让这个诡异得到。
  
  这荒坟堆中,那个神秘的诡异能在其他诡异都无法爬出土堆的情况下第一个离开,本事肯定不小,甚至自己都不了解它的套路,如果古钟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让这家伙得到,以后估计会很难缠。
  
  顾安一时间有些庆幸自己去了一趟韩家老宅,不然现在估计都还是一头雾水。
  
  “秀秀,我先去找它,把它弄死,替你报仇,你就先待在这里,不要乱跑。”
  
  顾安叮嘱了一句,然后掏出韩阁老给的地址。
  
  【文昌路31号,老员工宿舍楼六栋501室】
  
  顾安走出荒坟,将地址递给了梁奶……姐姐……
  
  梁奶奶看了看,点点头:“好的顾先生,我马上安排。”
  
  梁奶奶办事效率很快,第一时间,专车专机全部准备就绪。
  
  现在顾安对上面来说就是一个国宝级人物,用梁奶娘的话说,这明面上保镖就她一个,可暗里蹲守的护卫起码一个团的人……
  
  这些人,驻扎在离顾安身边的各处要道,一发现有异常就会立马联系当地机构处理。
  
  顾安能处理诡异,但是不见得能对付的了高级别的武者,这是上面所认为的,所以暗中的保护从来没有松懈过。
  
  ……
  
  顾安的身体素质比以前要好很多,对睡眠的需求早已减少了大半。
  
  基本上在车上、飞机上,依靠几个小时的睡眠就足够了。
  
  很快,飞机到达了韩阁老当初工作的城市。
  
  专车也一路畅行无阻,开往文昌路。
  
  文昌路在十年前是城市的发展中心,后来随着市中心迁移,这边渐渐成了荒凉的郊区。
  顾安在文昌路下的车,让梁奶奶他们原地等候,然后独自前往老员工宿舍楼。
  
  距离很近,没多久就到了。
  
  老员工宿舍楼建造的很早,专门为以前的员工分配的,每栋楼最高只有六层,没有电梯,大约有百来户人家,还配有小型地下停车场,不过现在这里的居民大部分都已经搬迁离去,留下来的只有几户孤寡老人。
  
  这些宿舍楼相隔的并不远,里面都是一些老旧的设施,门口也没有保安等配置,平日里基本都不会有人来这里。
  
  更别提是大晚上的。
  
  顾安从荒坟堆里离开,再坐专车和专机到达这里,已经快到凌晨一点多了。
  
  现在四周一个人都看不到,天空很黑暗,宿舍楼的小道上也没有路灯,或者说有路灯,只是年久失修,已经坏了。
  
  顾安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找到第六栋楼,沿着楼梯道往上走去。
  
  楼梯道里很黑,声控灯也早就坏了。
  
  一些过道长廊上的住户防盗门都是打开的,可以看得出,里面很破旧,留下的都是一些杂碎垃圾。
  
  顾安默默踩着楼梯道前行,夜晚,整个楼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走路的声音即使已经压到了很低,可还是能听到回荡的声响。
  
  长久无人住居的大楼,一些潮湿的霉味飘荡着,刺激着嗅觉。
  
  楼梯道上,一些坏掉的下水道管子在不断滴落着水滴。
  
  被水滴常年滴洒的那一块地面已经生出了厚厚的青苔。
  
  顾安继续前进,渐渐地,他发现,手机上的手电筒带来的光线越来越稀薄,四周也变得越来越黑暗。
  
  自己,好像闯入了一片黑雾之中。
  
  手电筒原本在黑暗中能照射出很远,可是现在,顾安发现,能见度不到一米,几乎一个手臂伸直的距离。
  
  他下意识看了看手机的信号。
  
  空格,信号全部被屏蔽了,或者说,是什么东西的磁场效应屏蔽了这里。
  
  这里,有古怪。
  
  顾安处理过很多诡异事件,经历太多,知道这栋楼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大概率有诡异潜藏在暗中。
  
  只是,不知道这诡异是韩阁老家的那个祖传古钟带来的,还是从坟地里溜出去的那一只……
  
  顾安没有再多想,只是朝着楼梯道往上走着。
  
  在到了四楼的位置时,他听到了长廊上有咚咚咚的声响。
  
  好像有人在打篮球?
  
  大半夜的谁会在这里打篮球?
  
  顾安停止了前进的步伐,扭头看了眼四楼的长廊。
  
  这一层楼的长廊和之前一样,很多户防盗门都是打开的,里面都是丢弃的物品。
  
  不过,有些住户门前的声控灯居然没有坏掉,随着咚咚咚声,声控灯的光也一直亮着。
  
  他往前走了几步,让视野更宽阔一些。
  
  接着,他看到,长廊的尽头,蹲着一个小孩,小孩低着头,好像在地面上寻找着什么。
  
  同时,一个圆圆的球体朝着顾安这边滚动过来……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百度